历史上消失的古国——弗里吉亚人与弗里吉亚王国

弗里吉亚人是古代居住在小亚细亚中西部弗里吉亚地区以及巴尔干半岛上的一个民族。荷马最早提到亚洲的弗里吉亚人居住在珊伽里俄斯河岸边。弗里吉亚人是一个印欧语系的民族,他们的语言称为弗里吉亚语,弗里吉亚人原居巴尔干半岛中部,约在前1200年左右迁入弗里吉亚(但并不是整体迁徙)。他们在公元前8世纪时在弗里吉亚建立了一个王国,即弗里吉亚王国。弗里吉亚王国在约前690年被其邻国吕底亚兼并,后又先后成为波斯帝国、帕加马和罗马帝国的一部分。弗里吉亚语一直存在到公元6世纪,此后弗里吉亚人已完全被周围的民族所同化。

希腊神话中提到过几个弗里吉亚国王,如戈耳狄俄斯,他是著名的戈耳狄俄斯之结的制作者;以及弥达斯,即戈耳狄俄斯的儿子。有些神话说坦塔罗斯也是弗里吉亚的国王。

说到弗里吉亚人,不得不提到伊索,伊索是公元前6世纪古希腊著名的寓言家。他与克雷洛夫、拉.封丹和莱辛并称世界四大寓言家。他曾是萨摩斯岛雅德蒙家的奴隶,曾被转卖多次,但因知识渊博,聪颖过人,最后获得自由。自由后,伊索开始环游世界,为人们讲述他的寓言故事,深受古希腊人民的喜爱。公元前5世纪末,“伊索”这个名字已是古希腊人尽皆知的名字了,当时的古希腊寓言都归在他的名下。现在常见的《伊索寓言传》是后人根据拜占廷僧侣普拉努得斯搜集的寓言以及后来陆陆续续发现的古希腊寓言传抄本编订的,后来被德尔菲人杀害。

弗里吉亚人的另一种独特文化是他们的帽子:弗里吉亚帽。古希腊人描绘特洛伊王子帕里斯的形象时,为了说明他不是希腊人,就在他的头上加一顶弗里吉亚人的帽子。弥达斯用来遮挡驴耳朵的帽子也是弗里吉亚帽。在古伊朗神祇密特拉传入希腊化各国及罗马帝国后,他的形象也变成了头戴弗里吉亚帽的男子。法国大革命时期,人们相信古罗马的获释奴隶会佩戴弗里吉亚帽,这种帽子因此成为自由的象征。这一含义一直沿用到今天,弗里吉亚帽,又被称为自由之帽,出现在许多拉美国家的国徽中。

在赫梯帝国于公元前12世纪崩溃后,安纳托利亚地区出现了政治真空。于是许多讲印欧语的民族,以及“海上民族”纷纷迁入这一地区,形成了一波移民浪潮。弗里吉亚人也在这批移民之内,他们于前9世纪至前8世纪时建立了以戈尔迪乌姆为都城的王国。尚不清楚弗里吉亚人在导致赫梯帝国覆亡的外族入侵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或许他们只是在赫梯灭亡之后迁入这一地区而已。考古学家已在西安纳托利亚发现了这一时期的手工制品。

公元前8世纪的亚述文献提到了一个穆什基人的国王米塔,这可能就是希腊神话中弗里吉亚国王弥达斯的历史根源。一种铭文材料指出米塔是亚述国王萨尔贡二世的盟友。大概在这一时期,弗里吉亚人已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王国,这个王国与美索不达米亚和希腊都有贸易往来。考古学家已发现了前8世纪弗里吉亚地区的陶器。

前7世纪初叶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辛梅里安人大举入侵安纳托利亚,摧毁了当地的许多国家。弗里吉亚王国也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希罗多德报道说,弗里吉亚的都城戈尔迪乌姆在前696年被辛梅里安人攻陷并焚毁。近现代的考古发掘证实了希罗多德的说法,遗迹表明戈尔迪乌姆城约在前675年遭到严重毁坏。戈尔迪乌姆遗址最重要的发现是一座陪葬品丰富的陵墓,即所谓“弥达斯王陵墓”。

在统一的弗里吉亚王国于辛梅里安人的打击下崩溃后,一些小的弗里吉亚人国家取代了它的地位。弗里吉亚的文化和艺术在王国灭亡后继续发展。至于辛梅里安人,他们留在安纳托利亚,但却并未组成自己的国家。吕底亚人在前620年左右迅速崛起,赶走了辛梅里安人,成为安纳托利亚的统治力量;弗里吉亚被并入了这个短命的吕底亚帝国。前585年,原弗里吉亚王国的东半部成为向西扩张的米底王国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