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我国正处于粮食安全形势历史最好时期

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局长张务锋10月14日在京表示,中国正处在历史上粮食安全形势最好的时期。这个“好”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粮食产量高、库存充足;市场供应稳、粮食价格稳;保障能力强、调控能力强。

张务锋在当日国新办举行的《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发布会上作出如上表述。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苏伟、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副局长黄炜一同出席。

《中国的粮食安全》是继1996年《中国的粮食问题》后,中国政府发布的第二部关于粮食安全问题的白皮书。20多年来,我国实现了从温饱不足到全面小康的历史性跨越。数据显示,粮食总产量2015年以来稳定在6.5亿吨以上,2018年全国共有标准粮食仓房仓容6.7亿吨。

“‘民为国基,谷为民命’,悠悠万事,吃饭为大,14亿中国人的吃饭问题是天大的事情。”张务锋称,我国用占全球9%的耕地、6%的淡水资源,养活了近20%的人口,实现了从饥饿到温饱再到小康的历史性巨变。

具体而言,首先是粮食产量高、库存充足。2004年以来,我国粮食生产实现了“十五连丰”,今年粮食产量有望继续第五年超过1.3万亿斤;口粮实现完全自给,谷物自给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

其次,市场供应稳、粮食价格稳。多年来,我国粮食市场供应保持充裕,不脱销、不断档。既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日常消费需求,也有效保障了应对自然灾害、突发事件的军需民食。

“与近年国际市场粮价几次‘过山车’式的大幅波动相比,我国粮价总体保持平稳,在合理区间内小幅波动,这对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张务锋说。

再次,保障能力强、调控能力强。在粮食产能稳步提升、粮食连获丰收的同时,粮食仓储物流体系、粮食市场体系、粮食储备体系和应急保供体系不断完善,特别是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的建立健全,进一步压实了维护国家粮食安全的责任,形成了中央和地方共同负责、高效协同的良好局面。宏观调控手段更为灵活,政策工具箱更加丰富,推动粮食收储制度改革、实施政府储备吞吐调节、大力发展粮食产业经济、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粮食宏观调控打出了一套精准高效的“组合拳”。

“这些都说明了我国当前的粮食安全形势是好的,中国的粮食是安全的,老百姓的饭碗是有保障的。”张务锋坦言,我国也有一些进口,主要是大豆,谷物的进口是为了调节品种余缺。中国是人口大国,从中长期看粮食的供求还是紧平衡态势。他表示,我们将坚持“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推动从粮食生产大国向粮食产业强国迈进,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而且要更多地装“中国粮”。

“种粮多挣钱,这实际上对保障粮食供给、维护粮食安全也很重要,要保障粮食安全首先要保护好农民种粮的积极性,要让农民种粮有收益。”苏伟表示,国家推进粮食收储制度改革是为了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着力解决粮食品种结构矛盾问题,更加有效保护农民利益。同时,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保护和调动农民积极性,主要是降成本、抓收购、增收益。

在降成本方面,通过取消农业税,从根本上减轻了农民负担,每年为农民减轻负担1300多亿元。财政支农总体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到2018年达到1万亿元以上。通过实施高效节水及高标准农田建设工程,加大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不断改善生产条件,增强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调整完善粮食价格形成机制和农业支持保护政策,促进适度规模经营,降低农民的种粮成本。

为了抓好粮食收购,引导企业积极入市,防止出现“卖粮难”,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包括建立专业化的粮食产后服务体系,为种粮农民提供清理、干燥、储存、加工、销售等服务,有条件的地方还开发了手机APP售粮软件,帮助农民实现网上售粮,满足了农村售粮的需要。

在增收益方面,主要途径是通过发展产业和优粮优价增加农民收益。尤其是大力发展粮食产业经济,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让种粮农民共享加工转化增值收益。

苏伟举例说,比如黑龙江省2018年加工转化原粮723亿斤,实现销售收入1036亿元;湖南的南县发展“虾稻共生”模式,综合产值达到100亿元;河南省粮油加工企业建立优质原粮基地718万亩,惠及190万农户;贵州实施特种优势粮油订单种植工程,带动种粮农户创造收益93亿元,惠及115万农户。

黄炜表示,“舌尖上的安全”是涉及多个主体、多个环节、多个领域的系统工程,关键是注重源头治理和后续的全程监管,真正做到从田间到餐桌全流程管好、管住,确保群众吃得安全、吃得健康、吃得放心。

首先要控制源头。抓好生产端,减少化肥和农药用量,多用有机肥,加强农业的面源污染治理和污染土壤的修复治理,确保粮食能在良好的土壤和水源条件中生产出来,从源头上提供高质量、高品质的粮食。“经过努力,我们国家现在实现了化肥和农药使用量的负增长。”

其次,管好存粮。种粮不容易,储粮也很难。我国是粮食仓储大国,很多粮食都处在储备的状态。粮食是能呼吸、会发热、有生命的有机体,如果保管不善,就会发生霉变、虫害,本身也会发生品质下降。

“为了保证质量安全,我们除了大力改善仓储设施条件,还推广应用智能通风、环流熏蒸、低温储存、氮气储粮等先进、绿色的技术和工艺来确保储存粮食品质良好。”黄炜说。

在全程监管方面,除了要对生产和库存环节把好监测预警关,还要在流通环节把好粮食检验关。对于进出仓库、进出工厂等环节的每一批粮食、每一个粮食经营主体,严格执行粮食质量检验制度,严防质量不合格粮食流入口粮市场。

黄炜表示,一旦发现质量不合格的粮食,国家有一整套专门规定进行处理,不能随意处置。“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发现有些单位和个人工作没有做好,我们坚决依规依法追究责任,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会上有记者问,这些年来许多老百姓不愿意存粮食了,一旦粮食市场有风吹草动,国家怎么保证粮食供应不出问题?

“保障粮食安全不仅要保在平时,更要保在急时。”黄炜回答说,经过多年努力,已经建立起符合我国国情的粮食应急保障体系,可以用“四个有”来概括:一是手中有粮,二是变时有数,三是急时有序,四是肩上有责。

黄炜援引数据称,截至目前,全国粮食应急加工企业有5704家,每天加工能力138万吨;应急供应网点48831家,日供应能力182万吨;应急配送中心3081个,配送中心本身具备的仓储能力有5387万吨;应急储运企业3492个,这些企业每天的运输能力能够达到113万吨。

“这组数据能够让大家更好理解什么叫真正的‘手中有粮’,而且在应急的时候确实能供得上去。”黄炜称,我们完全有能力、有信心做好粮食应急保障工作。

产业强、粮食安。随着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稳步提升,消费者对粮油消费已经由“吃得饱”向“吃得好”转变,迫切需要大力发展粮食产业经济。

张务锋表示,近年来,中国的粮食产业经济发展比较快,各地好的做法可以用“一二三四五”概括,即聚焦“一个目标”、服务“两大战略”、坚持“三链协同”、建设“四大载体”、实施“五优联动”。

“各地创建了一批具有较高知名度和美誉度的粮食品牌,涌现出了大批骨干企业,成为粮食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排头兵。”张务锋举例说,全国纳入粮食产业统计的企业达到2.3万户,2018年工业总产值突破3万亿元,产值超千亿省份达到11个;其中,最多的是山东省,突破4000亿元,江苏省、安徽省、广东省、湖北省、河南省这五个省都超过了2000亿元。

2017年,财政部、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联合在全国启动优质粮食工程,截至目前,中央财政投入资金200亿元,带动地方和社会投资450多亿元,用于建设粮食产后服务体系、健全粮食质量检验检测机构、实施“中国好粮油”行动。

张务锋介绍说,在发展粮食产业经济建设、粮食产业强国的过程中,把“优”字贯穿到“产购储加销”五个环节,着力提高粮食产业发展质量和效益,实现优粮优产、优粮优购、优粮优储、优粮优加、优粮优销。坚持由增产导向向提质导向转变,促进种植结构优化、适度规模经营;做到好粮食卖出好价钱;推广绿色生态储粮技术,建好用好智能粮库;优化粮食加工产能结构和布局,鼓励支持粮食循环经济发展;强化产销合作,畅通好粮油到消费者的“最后一公里”。

“粮食产业一头连着生产,一头连着消费,基础性强、涉及面广。”张务锋表示,中国将坚持政府引导、市场主导,资源节约、绿色循环,问题导向、底线思维,加快推动粮食产业创新发展、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持续提高粮食产业综合素质、市场竞争力和社会效益,全面夯实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产业基础。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