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间歇期已有8支CBA球队完成换帅 受宠的80后少帅

北京时间6月24日,CBA深圳队官方宣布,聘请王建军出任主教练一职,同时聘请吴庆龙担任球队顾问。这是王建军第三次执教深圳队,深圳队也成为这个间歇期第8支完成换帅的CBA球队。至此,CBA间歇期来势汹汹的换帅潮暂时告一段落。总结这8支球队换帅的情况,有两个明显的特点:本土化和年轻化,年富力强的80后少帅最受宠。目前在CBA20支球队中,只有北控的马布里一人是外籍主教练。

CBA换帅,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球队成绩不理想,主教练必须担责,比如北京首钢、山东高速、青岛国信、南京同曦、四川金强等;二是球队成绩虽然还可以,但主教练和俱乐部管理层有分歧,比如浙江队、深圳队、吉林队。CBA这波换帅潮,8位主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年轻化和本土化。这8名新帅全部是国内本土教练,其中深圳队主教练王建军和吉林队的崔万军是70后,5人(浙江队王世龙、北京队解立彬、山东队王晗、青岛队刘维伟、四川队莫科)是80后,1人(同曦西热力江)是90后。这也符合CBA的发展趋势:上赛季打进季后赛八强的球队中,除了上海队的李春江(1963年生)和山西队的杨学增(1954年生),其余6支球队主教练都是80后。这些年轻教练虽然在经验方面不如老教练,但是他们对于各自执教的球队普遍有着强烈的归属感与责任感。由于年富力强,他们对于教练岗位能够一直保持热忱与投入,对篮球领域最新知识与理念的接受与融合能力也比较强,所以这些年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绩。80后少帅逐渐开始“统治”CBA,这对中国男篮的发展应该说是一件好事。

值得一提的是,8支换帅的球队,有5位新帅之前是本队的助理教练,或者是前主帅。在刘维伟火线辞职后,浙江稠州金租俱乐部于5月10日发布公告:经俱乐部研究并报董事会批准,即日起由王世龙指导负责浙江稠州金租男篮集中以后的训练及新赛季备战工作。1981年2月1日出生于辽宁的王世龙身高1.92米,担任得分后卫,2002年从辽宁男篮转会至浙江万马男篮,一直效力到20072008赛季结束后退役。从青年队到一线队,王世龙给刘维伟当了9年助理教练,对球队相当熟悉,这也是浙江队让他接替刘维伟出任代理主教练的重要原因。

北京首钢换帅情况和浙江队有些类似。在雅尼斯辞职后,北京首钢出于“年轻化”和“可持续发展”的考虑,最终扶正自己培养的教练解立彬。解立彬球员时代一直效力于北京首钢,2016年退役后先后担任北京首钢男篮青年队助理教练、北京首钢男篮一队助理教练,其中20192020赛季和2020-2021赛季的部分比赛阶段,担任过球队代理主教练,曾率队杀入四强。北京首钢俱乐部表示,会给解立彬充分的信任与时间,期待他与球队一起成长。

在原主教练周金利离任后,四川金强俱乐部5月23日宣布,原助理教练莫科担任四川男篮一队主教练。莫科在球员时代效力于八一队,曾多次入选国家队,2019年加入四川金强俱乐部担任一线队助理教练。四川金强俱乐部希望莫科挂帅后,能将他强硬的作风、顽强的拼搏精神“植入到球队中”。

在深圳队上赛季季后赛出现沈梓捷和贺希宁两名主力“内讧”事件后,主教练邱彪的下课和原主帅王建军的又一次回归其实并不意外。2016-2017赛季,王建军曾率深圳队闯入CBA季后赛四强。2018-2019赛季季后赛1/4决赛对阵北京首钢,深圳队在0:2落后的局面下上演惊天大逆转,3:2淘汰北京队晋级四强,当时的主教练也是王建军。作为一名在球员时代没有打过CBA的“非主流”主帅,王建军的带队成绩有目共睹,而他强硬的执教风格也是俱乐部所看重的,希望他的回归能降服“刺头”沈梓捷,同时也能安抚贺希宁。

和以上四位相比,南京同曦在辞退了刘铁之后,选择让31岁的西热力江出任球队主教练兼队员,这一举动多少有点冒险。毕竟西热力江过于年轻了,从未有过执教经历,而且他2020年9月9日才加盟同曦。值得一提的是,算上西热力江,CBA历史上出现过三位主教练兼球员,另外两位是2004-2005赛季的胡卫东(江苏队)和2013-2017赛季的胡雪峰(江苏队),这三支球队均是江苏球队。为了给西热力江压阵,同曦聘请了曾担任吉林队和新疆队主教练的郜树敏进入教练组。

本次换帅潮中,也有三支球队选择了“外来户”挂帅。其中,小本经营的吉林东北虎在没有和王晗续约后,选择了辽宁人崔万军出任新帅。俱乐部介绍,崔万军执教过多支国字号和CBA球队,曾率领新疆队闯入2013-2014赛季CBA总决赛,执教经验丰富。

如果说吉林队换帅更多是出于成本和经营考虑,那么青岛国信和山东高速两支山东球队分别选择刘维伟和王晗出任球队新帅,而没有从本省选拔教练,主要原因还是山东本土篮球教练和队员一样,这些年也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现象。

不可否认,山东确实是一个篮球大省。今年2月22日,CBA官方公布了《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本土球员基础信息白皮书》,白皮书显示,籍贯为山东的球员排名首位,达到54人,山东也从而超过辽宁,首次成为输送CBA球员最多的省份。这54名球员中,不乏郭昊文、张兆旭、贺希宁、俞长栋、苏伟、唐才育、葛昭宝等知名球员,但他们都没有为山东球队效力。眼下的山东高速男篮也出现了球员阵容老化、有潜力的新人太少等问题。

和球员问题有些类似,山东本土篮球教练这些年也出现了断档。在巩晓彬之后,山东优秀的本土篮球教练并不多,所以青岛国信和山东高速只能从外省球队“挖”教练。当然,如果用好了“外来”主帅,这也许会有助于推动山东男子篮球的发展。

善于培养和挖掘年轻球员的刘维伟执教青岛队后,已经送走了王庆明、张骋宇、李原宇、赵泰隆、赵大鹏、许家晗、林韦翰、高世鳌等8名球员,球队彻底走上重建之路。放走这么多当打球员,刘维伟的底气可能来自青岛国信良好的青训。在前不久篮协公布的U18国家青年队36人集训名单中,青岛国信共有5人入选,而山东高速没有球员入选。

刘维伟的重建计划已经有了眉目,而王晗的调整方案还在酝酿中。6月10日上午,山东高速男篮新任主教练王晗、助理教练丁伟来到山东省体育训练中心和球员们见面,新教练组正式上任。据了解,山东男篮最近一阶段的训练工作主要由丁伟负责,主教练王晗则在一旁观察,为球队调整计划做准备。6月22日,中国香港湾区翼龙队发布参加东亚超级联赛的球员名单。这份名单上有多名CBA知名球员,包括原青岛男篮高中锋刘传兴、原南京同曦队长宋建骅等人,上赛季效力山东男篮的小前锋乔文瀚和已经确定离队的司坤也赫然在列。对此,王晗在接受新黄河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乔文瀚目前还在跟随山东队训练。高速俱乐部有关负责人也表示,乔文瀚加盟翼龙队一事还没有确定,他和山东队的合同目前也还没有到期。

乔文瀚是否离队待定,丁彦雨航加盟上海队以及上海队可兰白克租借山东队一年的消息也还没有官宣,山东男篮最近官宣的唯一消息是球队副队长李敬宇本赛季正式退役,退役后加入山东高速男篮教练组,担任助理教练。山东高速篮球俱乐部表示,接下来将不断加强本土青年教练员的培养,逐步建立科学完善的教练员梯队,为山东篮球培养优秀青年教练员。

作为一名“外来”主帅,王晗能下定决心来山东执教并不容易,他要克服社交圈和生活习惯不同、水土不服、远离亲人等诸多困难。好在他几年前曾在青岛队担任过四年的助理教练,和巩晓彬、叶鹏等山东本土教练都在一起共事过。我们也期待山东篮坛和社会各界能够多多关心王晗和丁伟这些外来教练,让他们能早日给山东男篮带来积极的变化。(济南时报新黄河客户端记者李夫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