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阿里皆铩羽而归 操作系统死亡启示录:系统、硬件、生态缺一不可

原标题:微软阿里皆铩羽而归 操作系统死亡启示录:系统、硬件、生态缺一不可

规律不因时代变迁而失效。一代伟人从战争与炮火中总结出的道理,在和平时期的经济与科技博弈中再一次展现智慧。

美国贸易战持续威胁下,华为自研操作系统鸿蒙OS横空出世,比此前的预计发布时间提前了一年整,正是以斗争求和平的最佳实践者。

在各式“中国操作系统崛起”的鼎沸呼声中,华为却低调地向安卓抛去橄榄枝。如此一来,对鸿蒙的质疑声反倒甚嚣尘上。

操作系统之难,哪怕上不了青天,也可谓九死一生。仅仅手机操作系统这条路上,在双雄鼎立的安卓与iOS之外,微软、三星、诺基亚、黑莓还有阿里皆铩羽而归。

“先烈”们的败局犹在眼前,如今,鸿蒙在万众瞩目下入场,又能否总结前人经验,打开操作系统的新局面?

“我管理公司最大的失误,是没让微软成为‘非苹果’的标准手机平台,反倒让谷歌的安卓崛起,错失了 4000 亿美元的生意。”

手握PC王杖Windows系统,却在移动互联时代错失机会,这是比尔·盖茨最后悔的事情。

2000年,微软就试图向移动端延伸。当年4月11日,微软推出Pocket PC,一款基于Windows Mobile操作系统(以下简称“WM”)的掌上电脑。

WM系统的原型是Windows CE系统,在后者的基础上,微软开发了Pocket PC和Smartphone系列,后来两者合并,统称为WM系统。

千禧年来临之际推出面向新时代网络技术的操作系统,微软的执行力和仪式感都不是盖的。

WM的设计初衷就是尽量接近PC端Windows系统,因此Pocket PC 2000的界面与PC版Windows很相似,对从PC端平移过来的用户来是友好且温和的。

更重要的是,与PC平台的兼容性让Pocket PC获得了软件和硬件厂商的支持,当时惠普、华硕、戴尔都曾与微软牵起手来。

2002年,诺基亚首款真正意义上的塞班操作系统手机问世,能够像PC一样自由安装软件的诺基亚7650,打开了智能手机的想象力。

WM应势迭代,Pocket PC 2002上市,这是微软首个可适用于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此后的8年间,WM持续保持更新、不断优化,改进了电源管理、存储模式,增加了Office、GPS、WiFi、MSN、IE等功能。

微软的号召力毋庸置疑,WM系统获得了HTC、摩托罗拉、三星、索爱等大厂的支持,在全球的市场份额曾达到15%。

在中国市场,因当时iPhone、谷歌G1尚未入场、黑莓水土不服,WM成了塞班之外的最佳选择,市场份额一度高达近30%。

2007年1月9日,在旧金山 Macworld 大会上,乔布斯拿着一台手掌大小的电子设备,宣布人类在这一刻重新发明了电话。

第一代iPhone惊艳亮相,没有键盘,主屏幕只有一颗home键;全身纤薄,不能更换电池,一体化程度极高,还内设色彩亮丽的软件;屏幕会在手指滑动时产生惯性滑行,甚至会触底反弹……

当时的iOS并不完美,但没人会否认它的里程碑意义——iOS之后,触控成为智能手机的新趋势。

2009年的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微软推出了WM 6.5版。这一版WM向iOS看齐,开始支持电容屏,并推出了类AppStore的应用市场Windows Marketplace。

软硬件优化与时俱进、应用生态正在成型,一切看起来正在变得越来越好。但这一版本却成了WM的绝唱。

2.一会需要点击上面的TileBar,一会需要点击下面的MenuBar,不要说单手了,双手的情况下在用户移动中也极其不方便。

这些网友在论坛上留下的“灵魂拷问”,是WM的墓志铭。微软想要把PC装进用户的口袋,这是跨时代的进步,但面对把体验装进了用户口袋的苹果,WM立刻相形见绌。

当微软用做PC的思路在做手机时,苹果用触控屏和适合手持设备的界面,真正找到了移动终端的法门。

雪上加霜的是,当iPhone定义了智能手机的新形态时,安卓又敲开了手机操作系统的新世界。

2008年,在收购安卓公司三年之后,谷歌联合HTC推出了第一款搭载安卓操作系统的手机HTC Dream(又称 HTC G1)。

Gartner数据显示,2009年Q3,WM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为7.9%,同比下降28%;塞班系统从前一年同期的49.7%下滑至44.6%,下滑10%;与此同时,iOS的市占率由12.9%上升至17.1%;黑莓的市占率由16%上升至20.8%;刚推出近一年的安卓市占率为3.9%。

2010年10月11日晚上9点30分,微软给WM判了死刑,终止对其技术支持和开发。

紧接着,微软发布了新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WindowsPhone(以下简称“WP”)。但微软也不是毫无感情的“OS机器”,WP初问世的第一版本就是7.0,显然是在悼念“6.5岁”去世的WM。

2012年,WP 8.0就换成了全新的Windows NT内核和底层,完全不兼容WM甚至WP 7.0和 WP 7.5,显示着微软对移动端操作系统的坚定和决心。

WP7不兼容WM,WP8不兼容WP7,如此“自杀式”迭代,让用户、开发者、合作厂商都很受伤。

更过分的是,2015年1月,微软又废掉了WP,将支持手机、平板、笔记本、二合一设备、PC的跨平台系统Windows 10推到台前——这意味着,发布5年的WP系统也寿终正寝,被Windows 10取代。

首先,在应用端,不稳定的操作系统让软件厂商无法及时、保质保量地为WP适配开发App。

2015年,网约车盛行,Uber作为其中巨头当然是快速适配所有系统。但相比安卓和iOS用户,WP用户发现搜索功能无法使用,司机定位也很不准,只能寻求客服帮助。

客服一句话解决所有问题:目前Uber在WP上运行还不太稳定,建议用户使用Android或者iOS客户端,带来更好的使用体验。

当年,Apple Watch上市之后,支付宝钱包第一时间进行了软件适配,并在微博上高调宣传。

大批WP用户在支付宝的微博下指责其忽略用户感受:WP版App都8个月没更新了,为啥Apple Watch还没上市,支付宝就上赶着做好了适配?

被冠上新名字的“支付婊”也是有脾气的,紧接着就转发了@伟大的安妮一条微博后评论:“1%的奇迹,来自于100%的努力,和99%的运气。你为什么选择1%

对骂升级,支付宝干脆釜底抽薪。更新后的支付宝9.2版本融入了“生活圈”功能,而WP用户更新后发现“此版本将不再支持”。

Uber和支付宝的“消极怠工”代表了广大应用开发商对WP的不满,甚至还出现过微软自家应用不首先支持WP系统,反而率先适配安卓与iOS的情况,这个操作连股东都看不懂。

新系统不支持旧设备,对于OEM厂商来说是巨大的打击。而且,不开源的WP系统,让OEM很难作出针对性的定制,在用户端的体验并不理想,再加上25美元的高额授权费,导致众叛亲离,三星、华为、HTC、摩托罗拉、索爱纷纷知难而退。就连被微软“领养”的诺基亚,也放弃了最后一个WP手机品牌Lumia。

2018年底,微软宣布从2019年12月10日起停止发布Windows 10 Mobile安全和软件更新,并同时停止对相关设备的技术支持。

若论终端,微软前期靠着号召力获得了几乎所有大厂的支持,后期也有诺基亚撑大梁。若论系统能力,微软在PC时代就已经证明了自己强悍的实力,并且拥有坚固的用户基础。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是深厚的PC优势让微软走歪了。基于PC思路打造手机OS,一心想要把自己广大的PC用户平移到手机端进行无缝切换——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在屏幕尺寸、操作习惯、使用场景完全不同的情况下,智能手机OS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更何况,在面对安卓开源、iOS高体验的竞争下,收取高额授权费的微软还在任性迭代。

其实微软也不想任性,只是对手机操作系统的迫切渴望,让PC巨头焦灼于产品和技术,而忽略了生态的重要性。

前者通过开源建立了一个庞大的联盟,后者以卓越硬件和开创性的体验为基础闯出一条生路。

系统、硬件以及生态,对于操作系统来说,一个都不能少;对于突围者来说,还要至少拥有一个足够高的长板。当这些因素汇聚在一起,合力共同指向一个目标,那就是规模。

系统搭载于硬件之上,依靠硬件来触及用户,因此,硬件出货量是一个操作系统活下去的前提。

2009年,三星就推出了自己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Bada,用在了Wave系列手机上。作为当时全球出货量第二的手机厂商,三星这次尝试完全在情理之中。

Bada系统更换了安卓系统的“心”,但仍采用安卓的“皮”,基于安卓深度定制的操作界面 TouchWiz UI,大概率也是为了降低用户转移成本。

再加上,此时搭载安卓系统的三星Galaxy系列正火,应用生态也渐入佳境,哪怕是出于商业利益考虑,三星也没有理由放弃安卓。

直到谷歌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之后,供应商变成竞争者,安卓联盟的手机厂商就动起了寻找其他OS的念头。

要说Tizen,就不得不提到MeeGo。iOS将塞班拉下神坛之后,诺基亚也开始研发更适合触控大屏的智能手机OS,并推出了MaeGo系统。后来,这一系统在2010年与英特尔的Moblin系统合并,改名为MeeGo系统。

第一款搭载MeeGo系统的手机诺基亚N9,一代神机,让很多发烧友至今怀念。

软硬件俱佳的N9曾被视为诺基亚重回巅峰的序幕,然而却被“猪队友”扯了后腿。

MeeGo刚问世没多久时,2010年出任诺基亚CEO的斯蒂芬·埃洛普就将MeeGo业务砍掉了。这位来自微软的CEO在叫停塞班、砍掉MeeGo之后,坚持不用安卓,力挺老东家微软的WP系统。

这一选择最终毁掉诺基亚的手机业务。2013年9月,还是在斯蒂芬·埃洛普的主持下,诺基亚手机业务被微软收购,随后他本人也回归微软担任要职。

但这笔收购在今后被双方都认为是失败的。斯蒂芬·埃洛普也被诺基亚支持者视为 “特洛伊木马”。

MeeGo 的开发人员,后来创建了Jolla 公司,推出了Sailfish OS(旗鱼系统),这款操作系统在2019年7月底还发布过更新。

而MeeGo属于英特尔的那部分,与三星的Bada融合,成为了Tizen系统。

与市面上正在火热厮杀的OS相比,当时的Tizen系统绝对算不上成熟。为了拓展生态,三星通过举办应用编写竞赛,为Tizen打造了6000多款应用,但与Android、iOS百万级APP的规模相比只是杯水车薪,当时就连微软WP也有24.5万个App。

2014年MWC,三星移动部门负责人承认,三星还要对Tizen的很多方面进行优化,以让它足够成熟。但之后却不见成效。

当时,安卓已占有八成以上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iOS则坐拥最大利润。开发者开始盈利,有了转移平台的成本。就连WP都回天无力。

采用触控屏的第一代iPhone,和键盘触屏结合的安卓首款机型HTC G1,都是盛极一时的超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