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濛刚退场我就卸载了咪咕”

还未从中国队痛失奖牌的遗憾中走出来的韩蕾,蹲在了咪咕视频的直播间里,一边努力平复心情,一边看着王濛忍住怒意自嘲“气得脸都绿了”,黄健翔向王濛讲授“解说‘运动员摔倒’的最佳解说姿势”,终于觉得那份失落淡了些。

韩蕾当然不是个例,在微博上,不少网友表达了与韩蕾一样的想法,很多人甚至早在几天前就卸载了咪咕视频。

原因倒也很简单——反正王濛的精彩语录,最终都能在微博、抖音上看到,何必要额外下载一个咪咕视频呢。

七麦数据显示,在2月9日下载量达到顶峰之后,咪咕视频的下载量开始有了下降趋势,直到昨日,该项数字近乎跌回至开赛前的水平。同样的,微信指数也显示,咪咕视频的关键词指数在2月7日达到了顶峰之后,迅速回落。照这个趋势看来,恐怕不用等到冬奥会闭幕,咪咕便会随着钟声敲响,重新变回那个“灰姑娘”。

在@咪咕体育 的微博中,有王濛出现的视频不少播放量都在100万次以上,这是咪咕发过的其他赛事视频所无法达到的数字。而“王濛”二字也成为了咪咕视频的标语——“点击下方戳我,看王濛解说冬奥短道速滑比赛”。

但王濛呢,她不光能在咪咕的演播厅里大放异彩,还能在抖音、B站、视频号、微博的平台上同样吸粉无数。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短道速滑首个比赛日结束之后,当直播快要结束时,王濛在咪咕直播间小声说道:“我可以走了吗,我还要去抖音直播。”

可见,王濛的流量从来不只属于咪咕,与其说是用户无情,倒不如说是咪咕自身的短板造就了自己的“大梦一场”。

王濛坐在咪咕的演播室里,提前上演了一场“唠嗑式解说”。其中,她讲到了中国队的过往战绩、此次有可能的技战术以及主要对手的情况,专业性极强,甚至一度让旁边从事解说工作27年的黄健翔插不上话。

哪怕是讲到最后,王濛明显没有干活也可以输出了,她也依然靠着嘴皮子将这场提前30分钟开始的“脱口秀”坚持了下来。

正如黄健翔笑称“要把王濛焊在解说席上”一样,咪咕也希望能被王濛的流量反哺,才为她开设了这样的一个“舞台”。

而观众也是十分买账,不少观众都在咪咕的直播间发出评论——就是为了看王濛才下载的咪咕。

而咪咕却似乎没预料到用户的无情。短短几天后,咪咕依然借助王濛的流量,为王濛和黄健翔迅速制作了Q版人物手办,售价188元/套,。

除了靠王濛营销,拿到了冬奥赛事直播权的咪咕在其他领域上也是活跃异常。不仅在备受瞩目的比赛场次中疯狂更新微博,每一个冬奥相关热搜都要“蹭”上好几条,甚至还在同一场比赛中安排了多个直播间解说同一场比赛。

像短道速滑比赛中,除了有王濛黄健翔搭档之外,还有短道冠军的李坚柔、CCTV5、粤语解说以及场内原声等多个解说场次。而在16日最后一个比赛日中,咪咕还安排了短道速滑奥运冠军周洋与王濛一同参与解说,并提前开始“脱口秀”,意在让观众更早地聚集于此,等待比赛开始。

就在比赛紧张进行的同时,咪咕上线了咪咕商城同步购买功能,售卖冬奥会的周边。其中,除了前文提到的王濛手办之外,包括有售价49元/30片的谷爱凌等运动员签名口罩,以及价值239元的谷爱凌手办玩偶。据主播亲自讲述,这两只手办不仅是谷爱凌亲自授权的,在谷爱凌夺得金牌之后势必还会在市场上溢价,现在入手便是最合适的时机。

另一边,在咪咕的直播打赏礼物中,还专门为王濛、谷爱凌这样的“顶流”设置了专属礼物。礼物说明显示,一张通看卷的价格平均为1.5元,也就是说4.5元即可为谷爱凌增加3000打call值。

尽管这种礼物送出去也只能填饱咪咕的口袋,没什么实质上的意义,更不能被王濛看到,但用户们送起来倒是不遗余力,大有刷火箭的意味。

据AI蓝媒汇观察,很多媒体在谈到咪咕时,都发出了同样的疑问:咪咕视频这块“回锅肉”究竟能火多久?流量女神又会眷顾咪咕到几时?

早在去年东京奥运会期间,同样手握奥运会直播权,咪咕也曾迎来过一阵流量高峰。

七麦数据显示,在去年东京奥运会进行期间,咪咕视频APP的下载量就一路飙升,从之前平均下载量仅为2-3万,跃升至最高439941次,翻了将近20倍。

当时的咪咕也如现在这般,邀请前奥运冠军担当解说嘉宾,甚至在再往前推一个月的欧洲杯直播中,还邀请了像鹿晗这类流量明星做客直播间解说欧洲杯决赛。

可好景不长。当体育赛事结束,咪咕视频对于用户来说也不再有光环。七麦数据显示,8月8日奥运会闭幕,8月6日咪咕视频的下载量已经开始呈下降趋势,到了8月11日,下载量已经恢复到奥运会开始前的数据。

没办法,那时的咪咕标签很明确——体育直播,而盛宴落幕,自然流量也恢复如初。

几次的经验也证明,咪咕除了要想尽一切可能创造话题之外,更要考虑的是用户的留存问题。

目前,咪咕视频平台的独播剧仅有《冬奥一家人》和《家和万事兴》两部情景喜剧,受众群体较窄。而单2022年上线部,至于综艺更是无一独家。

在爱优腾纠缠斗争长达十年的长视频领域,众所周知,没有内容就意味着落后,就意味着用户的流失。

当然,作为中国移动旗下的视频平台,优渥的家境让咪咕或许志不在与爱优腾芒在长视频领域争夺用户市场,但长此以往下去,类似的用户流失,势必无法向资本市场交出满意的答卷。

2021年中国移动中期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底,咪咕视频全场景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14.5%,而2020年该维度的数字却是114.8%;年报的数字也显示,2020年全年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18.4%,而2019年的该项数字为46.4%。

显然,咪咕早已看到不断下降的数字以及在这背后用户增长的困局,只是迟迟拿不出解决的方式。

这样看来,与其说咪咕不屑于与爱优腾斗法长视频,不如说咪咕实在拿不出合适的对策征战长视频。

对于咪咕来说,还算欣慰的是,9日,中国移动的股价涨停,这背后自然少不了咪咕的功劳。但自9日之后,其股价也如同咪咕下载量的走势一般,曲线迅速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