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是如何成为国球的?纪念荣国团

1957年冬天,香港一名20岁的男孩背着书包跨过香港和宝安县的罗湖大桥——现在的深圳罗湖口岸——踏上祖国大陆,他的出现影响了整个世界的格局。他叫容国团。

荣国团在香港打乒乓球时,击败了当时的世界冠军日本的荻村一郎。那时,容国团只有17岁。

荣国团刚到广州不久就加入了国家队。当时,中国在国际社会上处境艰难。西方国家普遍看不起中国。他们认为中国是鸦片战争以来一直被外国人欺负的“东亚病夫”。中国从未在任何重大国际体育赛事中获得过奖牌。国家一直希望通过体育赛事树立自强自立的新中国形象,也能有效树立民族自信心。

容国团和他的队友们肩负着很多责任。赛场上的输赢不仅关乎个人名誉,也关乎大国形象和民族尊严,所以训练也很辛苦。但毕竟中国在运动员、教练员、经验、装备等方面一直落后于发达国家,所以大家不抱任何幻想,希望能在短期内一鸣惊人。

1959年春,第25届乒乓球锦标赛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举行。世乒赛上半程,中国队一路顺风顺水,男团首次进入四强。贺龙元帅亲自发来贺电,周总理天天亲自打听比赛。随着比赛进入下半场,对手越来越强,中国球员接连落败。中奖的希望落到了唯一进入决赛的容国团身上。但他的对手是九届世界冠军匈牙利老将西多。

这场比赛的结果在西方人眼中并没有悬念。赛前,容国团喊道:“你这辈子能打多少次?这个时候不打,就等着吧!”最终,容国团3:1击败。西多夺得新中国体育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在当年的历史背景下,夺得世界冠军是名副其实的民族英雄。贺龙元帅亲自到机场接机,亲自向容国团献花。周总理称荣国团的胜利和10年国庆是1959年的两大喜事,双喜临门。

荣国团让中国人松了一口气,让世界看到了新中国的力量和信心。容国团长得也很帅,一下子就成了国民偶像。荣国团在报纸、广播和电视上随处可见。

随后他立即成为女队主帅,带领中国女乒以明显优势战胜6次冠军日本队,获得女团冠军、女双冠军和混双冠军。继子容国团带队中国女乒之后,世界逐渐习惯了一个现象:

当年的中国乒乓球开始以世界为荣。全中国人民的精神也得到了振奋,民族自信心和敢于拼搏的精神迅速传遍了中华大地。

中国人也越来越喜欢打乒乓球。乒乓球对场地要求不高,男女老少都可以打。中国人,由于其深厚的文化属性,不同于西方,所以不喜欢那些身体对抗激烈的比赛,而更愿意和擅长那些使用脑力、技战术的比赛。例如,中国最古老的神话传说都是关于奉献、道德和智慧的,如女娲补天、经纬开海、大禹治水等。西方的神话传说中充满了暴力、鲜血和难以形容的东西。翻翻几页希腊神话,你会发现《水浒传》太友善,《金瓶梅》太纯洁。西方人提倡暴力和健康的身体。所以西方人也喜欢那种激烈冲突的项目。

说起容国团,为什么我一开始就说他改变了世界格局,正是因为他,才产生了下面的故事:

1960年代和1970年代,中美双方都想缓和彼此的关系,但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和沟通渠道。

1971年4月,日本主办了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比赛中,美国乒乓球队第三名球员格伦·科恩不慎错过了美国队的大巴。科恩上车后,发现车上全是中国人,顿时紧张起来,不知所措。在世人眼中,中美仍处于敌对关系,将对方描绘成邪恶的代表。科恩上车后,一个人站在车门口,不敢找座位坐下。中国男队队员庄泽东通过翻译对科恩说:“我代表我的中国运动员同胞欢迎你。”庄泽东从挎包里拿出一块丝绸递给科恩,上面是黄山的景色。

刚下车,对国际形势十分敏感的记者们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历史性的时刻。此后,两国成功“连线日,中国国家领导人毛主席在比赛闭幕前两天作出决定: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尼克松听说后立即同意了我国的邀请。科恩和他的队友们通过容国团进入的罗湖大桥踏上了中国大陆。在那之前的22年里,没有美国人进入中国大陆。这批美国运动员在出发前申请的护照上清楚地标明了他们不能去的国家。第一个是中国。为此,美国政府召开紧急会议,授权美国驻日本大使馆在所有运动员护照上划掉“中国”字样。

尼克松总统在白宫亲自会见并与每位团队成员握手。尼克松说:作为一场游戏,有赢有输,一方赢一方输。但我们两国人民是胜利者,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都是胜利者,因为你们开创了中美友谊。

这就是周总理所说的“小球推大球”的“乒乓外交”。1971年联合国大会恢复了我们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71年至1979年,100多个国家同我国建交。从那时起,世界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

容国团生于1937年8月10日。今天是容国团的生日。荣国团自杀时年仅31岁,但他短暂而灿烂的一生,无愧于民族英雄的称号。